生命关怀
慈善活动
周边景观
 
 
 
风俗文化—1

〓 生命礼俗 — 生命过程中的伦理教化 〓

儒家认为人的生命是脆弱的,所以人应该处处谨慎,步步为营;人也难免有疏忽、得意忘形的时候,以致涉险危身害命而不自知,因此应该随时提撕警醒。人的生命在特定时空的自然、社会环境中成长变化,而这个变化的过程不仅是个体生命的增长,也包括人的社会化过程,更是接受各种道德法律规范的训练过程。尽管个体的生命形态有相当大的差异,然而却普遍的存在着必经转折的重大关键:出生---长成---结婚---任事---死亡。而每一次生命转折的关键都是生命中必将面临的危机,为了帮助人生突破困境,化解危机,人类在经验中摸索、实施、调整,而终于设计出上因天时、下应地利、中通人情的礼制。〈礼运〉说「夫礼必本于天,殽于地,列于鬼神,达于丧祭射御、冠昏朝聘,故圣王以礼示之。」而礼制教导的内容则包括『夫慈、子孝、兄良、弟弟、夫义、妇德、长惠、幼顺、君仁、臣忠,十者谓之人义。」(〈礼运〉)「故朝观之礼,所以明君臣之义也。聘问之礼,所以使诸侯相尊敬也。丧祭之礼,所以明臣之恩也。乡饮酒之礼,所以明长幼之序也。婚姻之礼,所以明男女之别也。…『故礼之教化也微,其止邪也于未形,使人日从善远罪而不自知也』,是以先王隆之也。」(《礼记•经解》)希望因此教化而使人民「止邪于未形,从善远罪而不自知」。如今这些礼制的理想经过长期的宣导教化,早已融入在具体的社会中,成为一种习焉而不察的「生命礼俗」。

丧礼与祭礼的意义 — 功德崇拜的信仰价值

人生以百年为期,但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安享天年,当生命的机能丧失之后便会面临死亡的问题。当社会中发生死亡事件之后,便会举办丧葬的仪式。尽管现在社会中的丧礼,往往依个别信仰的差异而有不同的形式;但依照民间的传统礼俗而言,丧礼仪式的过程十分复杂,然而大致上包括临终、入殓、居丧、丧服、出殡、做旬、做百日、丧期等等过程,每个阶段各有不同的仪式与规定。具有血亲、姻亲身份者参加家祭、送葬,邻居、朋友及一般大众则参加公祭等等。在传统的观念里,丧礼是最重要的生命礼俗,因为亲人的死亡是人情中最大的哀伤,丧礼的目的除了安抚亡灵、慰籍生者之外,则是在丧礼中具体呈现了各种伦理的价值与意义。
传统文化中对丧礼的意义中主要有以下几个重要的说明:

一、 丧制展现人道

「丧有四制,变而从宜,取之四时也。有恩、有理、有节、有权,取之人情也。恩者仁也,理者义也,节者礼也,权者知也。仁义礼知,人道具矣。」「仁者可以观其爱焉,知者可以观其理焉,强者可以观其志焉。礼以治之,义以正之,孝子弟弟贞妇可得而察焉。」(《礼记•服丧四制》)简单的说,经由丧礼活动的举行,不只是追念往生者,更重要的是透过丧礼的活动检视贵贱亲疏人伦间的各种道德关系、风俗道德的良窳得失,察觉人伦规范的兴废,而从事人际之间道德规范的调整。因此有各种不同的丧服、丧期的规定,都是「称情而立文,因以饰群,别亲疏,贵贱之节,而不可益损也。」(《荀子•礼论》)而所谓「盖棺论定」,丧礼也是对死者一生言行功德的一种道德评价。

二、 丧礼节哀顺变、复归正道

依据《礼记》的记载,古代丧礼的过程比现在要复杂许多,而其目的在助人「节哀顺变」,勿以死害生。因此制定了一些原则,助人一步步的脱离忧伤,复归正常。其主要原则:「丧礼之凡:变而饰,动而远、久而平。故死之为道也,不饰则恶,恶则不哀,厌则忘,忘则不敬。…故变而饰,所以灭恶也;动而远,所以遂敬也;久而平,所以优生也。」(《荀子•礼论》)不让人因见尸体的腐败而生嫌恶不敬之情,斲丧了对人类本身的尊敬之心。丧礼中将死者由近及远,最后加以埋葬的过程,即是助人脱离情感的哀伤,而逐渐平复的过程。「故丧礼者,无它焉,明生死之义,送以哀敬而终周藏也。故葬埋,敬藏其形也;祭祀,敬事其神;其銘铢系世,敬传其名也。事生,饰始也;送死,饰终也,终始具而孝子之事毕,圣人之道备矣。」(《荀子•礼论》)

三、祭礼返本报始的道德意义

丧礼结束之后则继之以对亡灵的祭祀的活动。所谓「祭者所以追养继孝也。…是故孝子之事亲也,有三道焉:生则养,沒则丧,丧毕则祭。养则观其顺,丧则观其哀,祭则观其敬而时也。」(《礼记•祭统》)「祭者,志意思慕之情也。」(《荀子•礼论》)父母子女之间除了血脉相承的关系,更是浓厚道德情感的联合体,生者对死者有着不忍不舍的情感,不能朝死夕忘,因此才有祭礼的设计。当然更重的是基于一种「返本报始」的价值观,对自己的生命来源,自己的现在受到先人栽培照抚恩情的感戴;并让人在返本的祭祀活动中与过去产生一种价值上的关联,「而且在人们『报本返始』,向生命本源回归的过程中形成了一种社会内聚力,将人与人结合起来,成为一个相关联整体。」(林文其,1998:82)在《礼记•祭统》中将祭礼分为「事鬼神之道,君臣之义,父子之伦,贵贱之等,亲疏之杀,爵赏之施,夫妇之别,见政事之均,见长幼之序,见上下之祭」等十类,分别赋与不同的伦理价值。而各种祭礼仪式的设计,也满足了人心对于鬼神的各种信仰。

四、祭礼中的功德崇拜

此外,在传统礼乐中,更进一步由个人、家庭的生命价值,推扩到群体生命的价值,《礼记•祭法》以为「夫圣王之制祭祀也,法施于民则祀之,以死勤事则祀之,以劳定国则祀之,能禦大菑则祀之,能捍大患则祀之。」祭祀主要包括「禘、郊、祖、宗」四者,「杨氏复曰:禘郊祖宗,乃宗朝之大祭;禘者,禘其祖之所自出,而以其祖配之也。郊者祀天,以祖配食也。祖者,祖有功,宗者,宗有德。」(孙希旦,1990:1191)一方面强调「万物本乎天,人本乎祖」,人类是由祖先传衍而来,而人与万物的生存又必须依存于天地;人推溯一切存在的终极本原,终究归功于「天」,作为人与自然生命的共同起始。另方面则强调在社会中为大家兴利除患的功德:开创事业或帮助大家都蒙受其利的贡献;在精神上、言语上感召人们幡然向善,对人心、道德领域产生良善的导引或教诲;也就是说,有立功、立德、立言而对人类全体生命、价值有所提升的人物,民间都会加以崇拜、祭祀。这就是民间祭礼、信仰的真实意义。因此广义的祭祀活动,是对人类与万物终极本原的不断提醒与感念回报,以及对功德的崇敬。总之,祭礼的主体在人,由人去感念自然或人事在人存活时间内对人生命作出的贡献与功德,而思所以「返本报始」,回报天施地养人成的功德,所设计的仪式性活动。

    以上仅就现存我们文化中,与人的出生、成人、死亡相应的生命礼俗,扼要说明其意义。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些礼义的内容,自己早就耳熟能详了,并无任何新意。若是如此,那就说明了一个事实:《礼记》所记载两千年前儒家的想法,和在现代人想法相似,所以它是一个民族生命的文化传统;而这也正是儒家理想所希望的:将生命教育的意义与价值「化民成俗」,使百姓日用而不知,「礼之教化也微,其止邪也于未形,使人日从善远罪而不自知也」。

结  论

总而言之,人的生命从生到死都浸润在文化规范氛围的生活世界中、在群体文化的礼制中,就如鱼儿在水中悠游,不觉水的存在,也不可须臾离水而活。在文化社会中每个人既是独立的个体,也是家庭的成员,更是社会的公民,这些身分、地位被赋予了相当的权利、义务与责任。而生命的伦理教育的学习,除了学校正规教育的知识学习之外,很大的部分是在文化社会的生活行动中习得的。而不论学校、社会中的生命伦理教育,最重要的学习方法与态度便是:自觉的在各种活动中诚心反省,要懂得追问与思考为什么应该如此做?理解生活行动背后寄寓的理论、价值与意义是什么?简单的说:「行动—反思」,敬慎其事而已。人以自我的生命为核心面向社会、世界,时时都是生命的展现,处处都是生命学习的地方,生命伦理的社会教育也应该是全方位的。但人人都应该充分的认识到人存在的价值与尊严,学习如何与他人交往互动。在现在社会中每个人都有双重身份:独立个体、社会公民,我们必须肯定做为一个人应该做的事,同时也必须学习遵守群体共同的规范,惟有了解做为人与公民的权利、义务与责任,启发人的道德意识、道德情感、勇敢决行的意志,以「已所不欲,勿施于人」的道德行动原则、正义原则存心,共创和谐完满的社会。

风俗文化—2

〓 临终与殡葬 〓

死亡,是生命整体过程的一部分,是人生不可避免的自然现象,也是需要学习的人身最后功课。它是人生最后的成长学习,展现个体对生命意义的肯定,掌握生命方向的最后机会。

临终的定义

狭义的临终指人体因自然的老化、意外因素、或疾病的恶化情况下,造成社会功能、身体机能、心理活动、精神意识等各种生命征象,均显示生命即将结束的阶段。广义的临终则是指人或者每一天,尤其是目前意外濒传的社会,有谁真能预知或掌握自己生命的平安?若把每一天都视为可能的临终,反而能因为有备而减少遗憾。
国人期待的善终(The Good Death),意指能看见生命的意义,能了解死亡对自己的意义,与至亲、至爱、家人分享过去的种种,接受自己的一生。由于临终或死亡未必是老人的专利,年轻人也有可能。故及早察觉临终可能随时降临,并及早觉悟与善终的心理准备,将会珍惜生命的每一天,努力化解生命中的种种挂碍,勇敢地面对死亡。

临终的准备

个体若能坦然面对死亡,将使生命更成熟;若能善终,生命更圆满。临终的准备等同于生死学来学习,视死亡不是威胁(threat),而是一种挑战(challenge),学习如何面对挑战,并建立具有意义的生命完结篇。

研究临终的先驱伊丽莎白•库布勒•罗斯(Elisabeth Kubler-Ross,1926-2004)曾指出,临终者知道自己患了绝症的事实后,很多会经过否认与孤立、生气与愤怒、讨价还价、沮丧或忧郁、及接纳事实五个重要阶段。但这五个重要阶段,未必一定都有且有一定的顺序。因而每个人的临终过程,也不一定都有经历相同的情绪发展阶段,个体间的速率、顺序及强度,差异很大,只要个体能在接受的状况下逝世,便是安宁尊严的死亡。另有一些发人深省的相同名词,例如:「适当的死亡」(appropriate death)、「善终」(good death)、「安宁尊严地死亡」(dying with peace and dignity)、「健康的临终」(health dying),「顺服的死亡」(tame death)等,都描述了临终时刻也可以是健康的,而不一定是病态的。

临终的时段也是临终者与家属彼此表示爱与道别的重要时刻,临终者并不可怕或厌恶家属不要被自己对临终或死亡的恐惧,或民间以讹传讹对死亡的传说惊吓,错过对临终者表示爱与道别的最后机会,要协助临终者圆满的善终、接受死亡。这个时段最重要的第一件服务是悲伤抚慰;第二件服务才是殡葬的准备。

殡葬的意义

人的生命过期---生、老、病、死中,肉体生命的终结就是死亡,而人类为同类妥善料理死亡后事的活动就是殡葬。殡葬的文化内涵则视各民族的文化习俗,对殡葬活动所赋予的不同意义,而有所不同。

现代化的殡葬业就企业使命而言,除按顿逝者之外,焦点已转至逝者之家属及亲友。目前台湾的一些大型殡葬业者,以「生命礼仪服务公司」或「往生顾问公司」、「往生关怀服务公司」…等为企业之名称,以加重殡葬业的使命感,应能逐渐扭转社大众对殡葬业者的刻板印象。故现代殡葬产业的意义是透过完整的殡葬「服务」流程,达成以下目的(杨荆生,2006):

一、 协助促动失落者完全的哀悼,具心理的意义

失落者面临自己所挚爱的亲人逝世,自己与亲人间的「依附关系」,在不可抗拒之下被强行夺去,「失落」、「悲伤」都是必然的反应。这种失落/悲伤之心理历程,大多数的失落者,经由完整的殡葬服务流程,经历完全的哀悼,确实可以舒缓悲伤情绪所造成的生活失序、情绪困扰,达到回归正常生活作息之目的。殡葬业协助促动失落者完全的哀悼,具心理的意义。

二、 协助推动慎终追远,具社会的意义

华人的传统文化中,文化的传承是从格物、致知、修身、齐家、再到治国、平天下,由个人扩大而大之,且属于家庭、家族、到民族,非常重视孝道伦理、宗法差序与慎终追远等之价值观。

个人的成就会让家庭、家族、甚至民族同沾其泽;反之,个人的为非作歹也会拖累家庭、家族、甚至民族,同蒙其辱。于是,慎终追远便成为华人文化的特色。因此,对于死亡的重视与处置仪式,便因慎重乃产生独特、隆重的殡葬文化。殡葬业者经由完整的殡葬服务流程,以完成慎终追远,可以让逝者的家人在其家庭、家族中,获得积极正面的肯定回应,得以在社会上继续立足。故殡葬也可算是协助推动慎终追远殡葬文化的执行者,具社会的意义。

三、 妥善遗体处理,具公共卫生及环保的意义
    殡葬业数百年来的业务都不外乎接运尸体,代办殡仪馆设施适用与火葬许可证等申请,与家属共商葬礼仪式与埋葬方式,贩卖棺材骨灰罐、麻孝衣等,也安排花车、乐队、法师,代购葬礼中所需的一切物品,及讣文、礼堂布置等。

被殡葬产业者视该产业创造价值的主要活动,即与逝者遗体处理有关之「殓」、「殡」及「葬」之过程。若能加强殡葬教育以提升该产业的各种专业,如入殓技术、防腐技术、遗体美容等人员的专业水平,则可提高公共卫生及环保的水准,具公共卫生及环保的意义。
 
 
 
沪ICP备99999号 塔园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佘山镇沈砖公路3645号 塔园电话:57668380(代表线) 传真:57668151 网站建设<>求创科技